温州苍南一村支书被曝双户口 兄弟俩坐拥53套房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5-02 20:09

苍南村支书被曝双户口 兄弟俩坐拥53套房

近日,浙江温州本地论坛一则实名举报帖引发民众强烈关注,短短几天时间,点击率高达3万多。

发帖者,是苍南县灵溪镇岩头村的17位村民。

帖子反映:“浙江省苍南县出了个房弟,陈庆转,灵溪镇岩头村党员,独在苍南县就拥有房产53处,总价值高达4715万元,大部分实为其兄——村支书陈庆锥所有……村民多年实名举报其侵占集体土地,并多次上访,也得到当地县委书记的接访,都无济于事。”

为了证实帖子所说内容的真实性,村民们上传了一张清单,列出村支书陈庆锥和陈庆转兄弟俩所拥有的53处房产的具体地址、产权信息等。

在曝光陈庆锥兄弟俩53处房产信息的同时,村民还上传了两张同为一个人的身份证照片,指出这是陈庆锥个人的两个不同户籍信息,均位于苍南县。

两张照片俨然同一个人,姓名一样,唯独出生年份不同。这不禁让人想起之前被曝光出来的有4个户口的“房姐”龚爱爱。

近几个月来,“房姐”、“房兄”、“房祖宗”……“房氏”家族壮大的同时,也在一步步地拨动着民众敏感的神经。

这次遭到曝光的温州“房弟”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这些房产都是通过什么途径取得?陈庆锥的两个户籍是怎么办出来的?3月23日,带着一系列疑问,法治周末记者前往苍南实地调查。

经过3天的采访,记者发现村民举报内容基本属实。3月25日,苍南县官方回应,村支书陈庆锥双户口情况属实,警方对此正在展开调查并作进一步处理。同时,苍南县纪委已查明村民举报的其中19处房产情况属实,剩余房产的情况正在调查中。

双户口的村支书

在一处茶室,记者见到了实名举报者之一的陈刚。陈刚是岩头村的一位村民,他告诉记者,“房弟”陈庆转,是村支书陈庆锥的亲弟弟,在苍南县自来水公司上班,职务是营业部副主任,网帖举报的内容全部证据确凿。

根据陈刚提供的一份房产清单,记者数了数,陈庆锥兄弟俩所坐拥的53处房产,其中28处位于岩头村内,部分有产权证。

另外,陈刚还向记者提供了陈庆锥的两张户籍信息复印件。

来自“温州市人口信息管理系统”的两份复印件显示,姓名一栏均为陈庆锥,两张照片除了衣服领子的差别,显示为同一人面孔。但是,两份户籍信息上的出生年份、文化程度、婚姻状况、身高均不同。

其中,一张1962年出生的身份证上,显示文化程度为小学,婚姻状况是已婚,身高165cm;后一张1968年出生的身份证上,显示文化程度为初中,婚姻状况是离婚,身高167cm。

两张身份证户籍均登记在案,均为苍南县灵溪镇。

陈刚透露,陈庆锥平常使用的身份证是1962年出生的那张,1968年的那张则很少曝光于人前。但是,陈庆锥有两个身份证的事情在当地一直广为人知,是从陈庆锥自己口中说出的。

3月26日,法治周末记者电话联系上陈庆锥本人,他表示,双户口的事情在当地很普遍,“不是我一个人”。关于房子的事情,“他们知道的只是一部分,我还有其他房产,我自己是搞建筑的,我的房子都是合法得来的。”对于具体情况,他不愿作过多解释,让记者到纪委了解情况。

兄弟俩坐拥53处房产

根据陈刚提供的陈庆锥兄弟俩53处房产清单,法治周末记者发现,其中陈庆转名下的有28处,陈庆锥名下的有18处,陈庆锥妻子张金花名下的有8处。其中,有一处房产是陈庆转与张金花共有的。

这些房子,有的是住宅,有的是店面房,有的办理了产权证,有的则未办证。

这份清单中,陈庆转一人独占了大头。但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工,他们一家庞大的房产都是怎么得来的?

3月24日,法治周末记者在苍南县灵溪镇见到一名深知内幕的知情人士,他向记者提供了更为有力的证据。证据显示,陈庆锥兄弟俩房产来源大致可分为以下几个途径:以住房困难户名义取得建房指标;建造村综合大楼后,取得村综合大楼的住宅;以拆迁户名义取得建房指标。

一份落款为2001年11月10日、加盖有灵溪镇政府公章的文件显示:“因公安局看守所、成人中专建设需要本镇岩头村集体土地被征用,村民……住房确有困难,张金花等被安排在岩头小区4-2幢建房……”

这一文件所批准的建房指标,在前面陈刚所反映的房产清单第33项得到了印证。据知情人士透露,张金花并不是住房困难户,却莫名其妙地取得了建房指标。据悉,这处房产目前估价至少150万元。

一份日期为2009年、标有“苍南县灵溪镇岩头村村委会”的清单上显示:“岩头村综合大楼部分套房出售清单”,其中第25项张金花的名字赫然在列。

这套房子房号为901,面积136平方米,当时购买的价格是23万元左右。知情人士透露,这套房产虽然没有产权证,但是目前市价也不少于80万元。

令记者感到匪夷所思的是,村里建造的综合大楼属于集体公共资源,竟然可以当做商品房来买卖!

而据了解,该村综合大楼在建造时仅有苍南县发改委一纸批文。同时,因存在违规加盖现象,曾被当地拆迁部门列入“两违专项整治”。

一份1998年12月30日(陈庆锥担任村民委员会委员期间),加盖有灵溪镇政府公章的文件显示:“因建设县自来水厂需要,你们老房被征用拆迁……同意陈庆锥等人安排在岩头村规划区政法路1-11幢建房。”

这一文件所批准的建房指标,在陈刚所提供的房产清单第31项得到了印证。陈刚说,这套房子市价也至少110万元。

除了以上所示的3处房产均有文件、书证可依,知情人士还提供了一份土地登记查询报告。根据这份报告,陈庆锥胞弟陈庆转所有的17处房产均登记在案,陈庆锥本人1处登记在案,均办理了产权证,这些房产保守估计市价高达2175万元,其中12处全部集中在岩头村。

村民表示,陈庆转个人没有那么大能力取得那么多的房产,他更多的只是充当了陈庆锥的“马甲”(网络用语,表示另一身份),帮他合法化这些私人房产。甚至,陈庆锥目前所居住的房子也是登记在陈庆转名下。

据了解,苍南县是浙江省人口第一大县,毗邻福建省,民营经济发达。岩头村紧邻当地镇行政中心,属于镇中心位置,地理位置优越。记者采访过程中,村民和当地政府工作人员透露,当地房子均价每平方米1万元左右。

村民们还透露,53处房产只是他们查证到的陈庆锥兄弟俩的部分房产信息。

村支书的房产“生意经”

根据53处房产清单,还有不少房产未办理产权登记。如何证实它们确为陈庆锥兄弟俩所有?知情人士向记者提供了7张卖地契约,反映出陈庆锥兄弟俩是房产的所有人,近五六年间,这些房产并没有空置,而是被逐步卖掉。

第一份2003年8月26日的契约中,张金花将自己名下位于雁头路的店面房以3.8万元卖掉。

第二份2006年2月11日的契约中,陈庆锥将自己名下灵溪镇雁头路开发公司B幢的一处房产(房号205)以10.8万元的价格卖掉。

第三份2006年8月22日的契约中,张金花、陈庆转将其所共有的一处雁头路头路的店面房以5.2万元卖掉。

第四份2006年9月13日的契约中,张金花将其所有的位于雁头路的另一处店面房以5.38万元卖掉。

其余还有3份契约,均显示张金花、陈庆转将其名下房产出售。

至此,建房审批报告、村综合大楼出售清单、卖房契约等文件显示,陈庆锥兄弟俩53处房产清单中所反映的30处房产均得到了印证。

法治周末记者发现,前述7张卖房契约中,所有的房产均位于岩头村雁头路1-6幢。这一惊人的巧合,不禁让人觉得有几分蹊跷。随后的深入调查,记者赫然发现了陈庆锥的房产“生意经”。

3月24日下午,法治周末记者在一干知情村民的带领下,来到岩头村实地采访。岩头村与灵溪镇镇政府仅一江之隔。整个村并不大,横纵几条路开车绕一圈也要不了10分钟。

在雁头路,记者很快找到了一排标号有1-12幢的排屋。

一份1994年9月22日,盖有灵溪镇人民政府公章的文件显示,批准房产路1-6幢(审批文件上写着的是房产路,村民解释,现在的雁头路就是原来的房产路)“建房9间”。

奇怪的是,记者从西到东数了一遍,发现此处却拔地而起12间6层民房,这些房子内部以商品房格局建造,12间民房一共建造了30套商品房,底下是12间店面房。

一位熟知此事的当地退休干部告诉记者,陈庆锥利用村民名额拿到建房指标后,自己私自加建了3间民房,多出来的这些商品房则成了他的。仅仅这一片排屋,陈庆锥一家就拥有12处房产,包括前述已被卖掉的7处。

根据多份卖房契约,记者发现,雁头路的房子在售卖过程中,陈庆锥均直接参与,充当卖房契约的代笔人或见证人。

一知情人士表示,仅从陈庆锥将审批文件的“建房9间”变成了实际建房12间的操作手法看,“移花接木”手段之高令人叹服。

村民们还反映,1992年岩头村39位村民获得39间建房指标。但是,20多年过去了,这些建房指标一直下落不明,导致很多村民成为无房户和住房困难户。村民追问:“每年,县里都会下来一些建房指标。这十几年来,岩头村的建房指标却从未公示过,这些指标到底哪里去了?”

“多房多户口”叩问户籍管理制度

3月25日上午8点多,法治周末记者来到苍南县政府了解情况。其间,工作人员告知记者,县纪委有关负责人正在开会,什么时候开好了,再接受采访。

等待近一个小时后,记者决定先去灵溪镇镇政府了解情况。一开始,镇宣传委员章春媚表示,镇纪委书记林元涨在忙,让记者耐心等候。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她又表示“再等5分钟”。再过去半个多小时,记者被告知林元涨要下午2时30分接受记者采访。

在记者离开灵溪镇镇政府后,有村民打来电话:“县纪委的领导、镇纪委的领导为了躲记者都躲到县政府一楼办公室了。”记者马上驱车前往,果然,在县政府大楼一楼的信访办公室见到了苍南县纪委的多位领导。

面对记者,县纪委副书记林光锋表示,村民举报一事纪委早就已经展开调查,具体细节不方便透露。但是,据他了解,陈庆锥的其中一个户口“搞错”,现已经注销了。

随后,灵溪镇纪委书记林元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针对村民举报的内容,目前已经核实清楚19处房产情况属实,剩下的房产由于部分未作产权登记,还需要进一步清查。

那么,陈庆锥的户口真的已经注销了吗?

3月25日下午,灵溪镇中心派出所所长金春祥告知记者,目前陈庆锥的户口还没有注销。

据警方调查,陈庆锥的户口登记信息显示为常住人口。其中,1968年出生的那张,登记住址在灵溪镇灵浦路,这一户籍初步核实为假。

调查发现,陈庆锥1968年出生的身份证是2000年办出的。但是,这一户籍信息,警方这边的原始资料显示为1992年3月15日录入的。

金春祥解释,以前岩头村在行政区划上归大观乡(现已改为城南社区)管辖,“户籍登记也是由乡里统筹”。在电脑并没有大幅普及的情况下,很多户籍登记信息都是手写的。至于大观乡政府当年是如何办理出陈庆锥的户籍的,这一情况,金春祥表示需要灵溪镇政府的配合,警方会继续调查。

陈庆锥拥有双户籍期间,又是如何避开人口普查的呢?

金春祥透露,人口普查在程序上一般是由村一级工作人员报上来,有的地方就是村干部直接操作,所以期间并没有查出。另外,民警在办理身份证时,确认户籍登记的照片和本人一致,就会顺利办理出居民身份证了。

记者发现,陈庆锥的两张身份证照片在年龄层面几乎没有差别,似是同一时期办出的。

苍南县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一个人有两个身份证在户籍管理上是绝对不允许的。在户籍的核查上,公安机关有一套监管程序。“省一级公安机关专门设有机构,每天对户籍数据库进行筛查,一旦发现可疑,马上会通知到派出所。一旦查实存在多户口的现象,会马上进行处理。”

采访期间,苍南县政府有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在上世纪90年代,户籍信息登记“办重复是有可能的”。

记者了解到,上世纪80年代,国内部分省、市、县政府以“集资办农业”、“振兴经济”等为名,公开叫卖城镇户口。事后,国务院办公厅下发文件,对这一错误做法予以制止和纠正。1992年、1994年,公安部等部门也曾发出通知,重申禁止买卖城镇户口。

目前,在居民身份证管理上,我国已出台了居民身份证法,刑法中也有“伪造、变造身份证罪”。

一位专门研究户籍制度的专家指出,从“房姐”事件到原云南省委书记高严有3个身份证,再到陕西一官员儿子有3个户口等新闻的轮流曝光,反映出违规办证的情况比较普遍,也说明公安系统内部的监督还不够,户籍制度在管理上存在漏洞。

多户口的背后,或是为官员转移财产,或是为非法经营,社会影响非常恶劣。不少专家建议,应将居民身份证法从技术层面上落实到位,严格按要求录入指纹信息,在身份证上植入包含DNA信息、信用信息、房产信息的芯片,通过技术上的比对,严格杜绝其中的漏洞。(编辑 许婷)

高三同学注意饮食和睡眠 下月起要进行湖州:高速公路动物卫生监督 让您吃上杭州江干区婚姻登记处破例开门 只有9今年春节杭州不少楼盘不歇业 平均一天节后出游大跳水海岛游降幅最大 澳洲游“财神”撞上“爱神”杭州春节烟花转冷杭州楼市春节日均成交一套 改善型楼盘各地高速发卡时间表 中午起各地高速公情人节杭州7对情侣登记 酒店平价情人衢州一家人的利比亚年:开七年中餐馆终宁波北仑区采用"电子眼" 实时监察"宁波:学生玩出新游戏 预计每月产值可宁波17岁小伙凌晨回家被撞 肇事司机义乌、路桥劳动力市场早开业 招工要求杭州:"咣当"一声大巴被"削头" 3天气:浙中北普降雨水 明天午后起转阴浙江交警家书:忠孝难两全 只有祝福二短短七八天 杭州萧山法院找到50个回杭州商家营业改风气不杭州四大车站票源充足 来杭旅客可随到浙江的情侣今年过节有新意 钟情结对浪宁波一位农民用微博卖草莓 三个月来生绍兴:车冲进绿化带出不来 司机撂下车当情人节遇上春节长假 今年情侣餐鲜花杭州西湖景区迎游客高峰 自驾出游费时舟山定海:司机失措忘刹车 电动车闯红司机撞人后把人扔进河里 宁波17岁男今年的情人节 杭州只有两家婚姻登记处浙江德清:传统新传承 蛇拳贺新春杭州情人节江干区新人有福气 今天只有杭州今冬初雪悄悄下在北高峰 最强冷空直击浙江双节出游高峰:全省高速18时宁波:8名外国专家获2012年“茶花杭州人居展昨落幕 成交商品房28套创省工商局、消保委联合公布2013十大三楼窜出浓烟 疑为烟花所致海宁打通断头河浜 让死水变活水四川百名村民诉供电所乱收费 所长称属美报告称监听项目基本无助反恐 系非法女学生被宝马刮碰后追车拍打 遭女司机俄谴责叙反对派武装阻挠运送人道主义物日本多路人马赴外拉拢 韩媒批评美法表直击“雪龙”号冰区突围:像啃骨头 挨韩国在西北岛屿部署监视雷达 加强对朝天气阻碍南极受困船救援 船员无奈冰上错峰限行方案民意征集中 是否扩大至整南京培训“网络舆情分析师” 传收入可南苏丹国内冲突升级 总统吁对话解决问韩国铁路罢工进入第八天 列车安全事故日本在发达国家创业排名中垫底 创业改